探討購買東江水政策

28 Apr 2017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在過去10年,政府購買東江水的年度開支以超出通脹的速度迅速增加,由2007年的24.9億元增至2017年預計的47.7億元,有關成本並以每年約6%的增幅增長。據了解,設定每年的供水價格因素包括粵港兩地消費物價指數、工資上升幅度、人民幣兌換率及直接經營成本等;但粵港兩地政府並沒有就供水價格設定科學、客觀的方程式,而整個談判過程更是完全保密,是有欠公共管治應有的透明度。

現時政府是以「統包總額」的方式購買東江水,即以一個價錢購買一個固定的供水額。過去10年的供水上限設定在每年8.2億立方米,而除了2011年和2015年因本地降雨量偏低而令供水限額使用量達99.7%及93.4%外,每年至少有10%的供水額未有動用。換言之,除了2011年和2015年外,香港政府平均每年向「廣東粵港供水有限公司」多購了約1億立方米的東江水。

有市民認為,「統包總額」的採購機制浪費公帑,因此要求政府以「按量付款」的方式購買東江水。而政府則認為「統包總額」的方式是要確保香港有足夠的食水供應,供水餘額的支出其實是一種保險費用(Insurance Premium)。食水作為市民生存的必需品,政府的做法並非不智;然而社會亦可討論這保險費用是否過於昂貴,以及對水資源的風險評估是否過於謹慎,而令「統包總額」的支出長期處於過高水平。

綜合「統包總額」與「按量付款」

事實上,以「按量付款」方式購買東江水並非絕無問題。熟悉成本會計的朋友會明白要計算出輸港東江水的單位價格絕非一蹴而至的工作。例如在整個集水供水系統下,那些直接成本(Direct cost)、間接成本(Indirect cost)須放到設定單位價格的方程式內;固定經常開支(Fixed overhead)應怎樣分配,而不固定經常開支(Variable overhead)又應怎樣處理,這些都是複雜的成本會計及管理問題,並需粵港兩地政府就計算的方法取得共識。即使計算出單位價格後,每年計算價格調整的工作亦不會簡單和容易。此外,有政府官員表示,「按量付款」並不能保證可以降低購買東江水的支出。

筆者認為,如維持「統包總額」的供水機制,政府可考慮把水資源的保險系數(Safety margin)降低,即降低每年東江水的供水上限,例如把供水上限下調至7億立方米,以達致一個較低的統包價格。

然而這方案會增加香港在應對水資源短缺的風險;而下調供水上限是否可有效地降低「統包總額」的支出亦存在疑問,因為整個供水、輸水系統的基礎建設成本不會因輸水量而有明顯調整。

若綜合「統包總額」及「按量付款」兩個機制的優勢,我們可考慮採取一種混合方案,即香港政府爭取一個較低的「統包總額」,並以單位價格購買供水額以外所需的東江水。然而有關機制需要粵港兩地政府磋商,香港政府亦很大機會需以較高的單位價格購買供水額以外的東江水。最終是否可降低購買東江水的支出,實在需要詳細研究。

筆者認為,無論以何種方案作為爭取目標,香港須增強水資源自主,才有議價能力爭取較有利的供水協議。當中的措施包括控制本地用水量及增加水資源的供應及多樣化,例如海水化淡廠的工程應盡快上馬;政府應全面推行節約用水教育及開拓再造水技術;同時,政府亦應進一步擴闊海水沖廁服務的涵蓋面,以進一步降低現時有達8.4%淡水用於日常沖廁的情況。

無論如何,維持長期穩定、清潔及合理價格的食水供應,是所有市民大眾的一致期望,而這亦應是香港政府的水資源政策大方向。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探討購買東江水政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7-04-27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