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篩選將削監警會公信力

07 Feb 2017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轉眼間,筆者已擔任了6年的監警會委員,並已於去年底任期完滿卸任。我十分感謝監警會秘書處在過去的專業支援,令我在監警會的工作可順利進行。

監警會是根據《監警會條例》成立的獨立法定機構,負責監察和覆檢須匯報投訴警察個案的處理和調查工作。監警會並可就警隊的常規或程序作出改善建議,從而避免須匯報投訴的發生。我一直認為,監察警隊的工作與警務的有效執行,兩者並不對立。而有效、具公信力的監察警察制度,對警隊提升服務質素和公信力更是百利而無一害。然而我十分擔心若現時政府的管治文化不變,香港的監警制度在未來會被逐步削弱。

第一,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和禁止酷刑委員會已多次批評香港的處理投訴警察制度並非一個獨立的調查機制,但香港政府一直未有提出正面的改善措施。我在過去亦多次提出,監警會應有權就嚴重的投訴個案作出調查,並可就投訴成立的個案作出懲處的建議,可惜政府一直未有回應。而在最近的一些個案,公眾可以見到監警會的職能存在一些局限,令一些性質嚴重的個案未能被作出及時及完滿的跟進。若政府不妥善改善監警會的職能限制,將令公眾逐步對香港的監警制度失去信心。

第二,監警會的公信力和有效運作,是建基於委員的專業知識,並以獨立、公正、透徹的態度監察投訴警察課的調查工作,就投訴個案的調查作出質詢及就警務工作作出建議。根據現時的機制,監警會委員全部由行政長官委任,但以現任行政長官的行事作風,實在令人擔心委任的決定是用人唯親,並按政治立場篩選人選。

其實國際社會就人權機構的組成及運作定有一套準則。聯合國在1993年通過《巴黎原則》,指出促進和保護人權的機構在遴選機構成員時需確保多元代表性,其中包括引入非政府組織、工會、專業團體的代表、大學教授、專業人士,以及議會成員等。

令人遺憾的是,政府在委任新一屆的監警會成員時,明顯沒有考慮到《巴黎原則》的要求,並刻意地把民主派人士排拒於監警會的委任名單之外。所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新一屆的監警會中被完全篩走,取而代之是由建制派人士及議員擔任主席及副主席。而新任委員大多屬建制派背景,部分更於過去擔任建制派組織的關鍵人物,或曾高調出席「撐警」活動。相反而言,在公民社會中一直關心警權問題的一些團體代表、律師、大學教授卻沒有被考慮委任。這種情況實在令人擔心監警會失去中立,以及在未來能否繼續以批判的角度檢視投訴警察個案及代表公眾監察警務工作。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7-02-06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