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主義令地球生態入不敷支

15 Feb 2017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剛過去,相信不少人當天都費盡心思,與伴侶或心儀對象度過浪漫佳節。我認為愛的表達不應流於物質層面,故此一向不鼓勵奢華的節日慶祝。今年我與太太在家中預備晚餐,在Grover Washington Jr. 的爵士音樂下度過一個簡單而溫馨的晚上。

現今香港消費主義盛行,不少廣告商以愛情為主題,把社會大眾對愛情和浪漫的想像,轉化到特定的品牌或產品。節日真正的意義漸漸被昂貴的禮物及過度消費取代,加上因過度的物質需求而加快消耗地球的資源,代價最終由我們承擔。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最新發表的《香港生態足印報告》,2016年香港每人平均的生態足印(ecological footprint)為6.7公頃,共需3.9個地球的資源才能支持香港人現時的生活模式。

生態足印的概念於九十年代由加拿大學者Rees & Wackernagel提出,用以計算人類在現有生活模式下,例如吸收衍生的廢物及提供所需的自然資源上需要耗用的土地和水域面積,當中包括耕地生態足印、牧草地生態足印、森林生態足印、漁場生態足印、碳足印及建成地。

地球的承載能力與吸收能力有限,不足以應付我們無止境的資源需求和廢物產生。現時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已經超過海洋和森林的吸收能力,海洋生物的繁殖與植物的生長亦追不上捕魚和伐樹的速度。

事實上,根據Global Footprint Network的數據,地球早在七十年代起便出現生態赤字(ecological deficit),全球生態足印超於地球的承受能力,顯示地球生態正處於「入不敷支」的狀態。

世界智庫組織The Club of Rome於1972年發表著名的報告The Limits to Growth(《增長的極限》),該報告指出,基於有限的自然資源,人口不能無限擴張,即使技術發展令糧食供應增加,亦追不上幾何級數的人口增長。

復活島文明的衰落便是limits to growth的經典例子。復活島曾經擁有肥沃的土壤和豐富的天然資源,孕育了輝煌的玻里尼西亞文明,人口曾經達到2萬,亦擁有本身文字和宗教;但在短短兩個世紀內,島嶼人口大幅下降至3000,森林和鳥類幾乎完全消失。

多年來,歷史學家和科學家一直研究復活島文明災難的成因,其中一個結論指出,災難的主要成因為人口過度膨脹和環境破壞:人們過度捕臘、食用海產和採伐樹木,在資源嚴重不足下導致戰爭不斷。人們在孤島上因無法從外界獲得資源,最終走向衰落。

其實,我們的情況和與世隔絕的島民有很多相似之處,如果地球的資源耗盡,人類亦將無法獨善其身。

甘地曾說:”The world has enough for everyone’s need, but not enough for everyone’s greed.”(地球足夠滿足每個人的需求,卻無法滿足每個人的慾望。)人類如果要可持續發展,必須維持一個可讓我們持續生活的模式。在調整生活細節,把綠色消費和低碳生活的原則應用在交通、衣物、食物、能源使用等方面,盡量減少個人的生態足印。為下一代保留生態儲備,是這一代人不可迴避的責任。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7-02-15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