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會對政策措施持不同意見時,政府往往拋出一個數字,例如投入的金額,或是支出所佔政府公共開支的百分比,以顯示政府對某項政策的支持。不過,資源投入的多寡,不應成為評估公共政策成效的唯一準則;資源運用是否具有效益、配套能否完善執行,以及措施是否真的能達到它的目標等,都是需要考慮的因素。

在2016這動盪的一年裏,一件件始料不及的事情接踵而來,除了英國公投脫歐、歐盟難民湧現,以及南海仲裁爭議等事件外,更不容忽視的是,氣候變化對全球的影響。 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全球風險報告」顯示,未來10年內最大影響的全球風險為「氣候變化減緩與適應措施不力」,其影響比起金融危機、大規模難民和移民流動、恐怖襲擊等等更大。

專業人士為裝備自己持續進修已成常態,會計業當然是典型例子。不過,考取專業資格後,並不代表是終點,因此,修讀會計本科以外如法律和財務學等學位亦是司空見慣

本屆立法會議員的任期即將完結, 於過去4年,筆者共參與31個法案委員會,審議涉及各個政策範疇的詳細法律條文。總結這幾年的經驗,筆者認為,立法會並非如部分人士所指,只是政治表態和辯論的場合,議會的工作仍有其重要性,尤其在法案審議上,仍可擔當積極和重要的角色。

上星期有傳媒揭發,中央政策組(中策組)曾就今年立法會選舉進行秘密民意調查,當中問及候選人對「梁振英連任」的取態是否屬重要考慮因素。筆者連同其他立法會議員即時去信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要求他立即向公眾交代以公帑進行立法會選舉民意調查的理據,以及此做法是否有公器私用之嫌。

不少政策推行的出發點雖然正確,但由於執行時缺乏周詳考慮,以及未有因應社會環境變化適時調整,導致政策偏離原有目標。持續進修基金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去年底通過的《巴黎協議》,各國同意把全球平均氣溫的升幅控制在不多於工業化前攝氏2度。要達到這個目標,在抵禦氣候變化的項目上,均需大量資金投入。

財務中介公司所衍生的罪案日趨嚴重,最近筆者注意到有一些自稱是「會計事務所」的公司,借為客戶提供財務評估服務為名,實質為財務中介公司或財務公司推銷貸款服務,並借此收取高昂的手續費。筆者曾就此向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提出質詢,發現警方在2015年8至10月,便已共接獲235宗與財務中介公司有關的舉報,當中61宗涉及刑事案件。政府實在需要正視這些財務中介公司所衍生的不法行為。

香港學生的壓力與情緒困擾問題引起社會關注,就相關議題,筆者曾在立法會會議上詢問有關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中輔導團隊的臨床心理學家人數,但教育局回覆的數字令人感到驚訝。

筆者將向立法會提出《2016年公眾利益披露條例草案》(下稱「披露條例」;Public Interest Disclosure Bill)。披露條例的目的旨在保障基於公眾利益而披露資料的僱員,豁免他們因披露資料而招致的民事法律責任,以及保障這些僱員不會因披露資料而遭解僱或在工作上獲較差的待遇。我昨天已在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向議員初步講解披露條例的內容,並擇日舉行會議,以了解議員和政府的意見。我認為這份草案如成功提出,並獲得通過,將可提升僱員的權益,為他們基於公眾利益的舉報行為提供法律保障。

Page 2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