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有傳媒揭發,中央政策組(中策組)曾就今年立法會選舉進行秘密民意調查,當中問及候選人對「梁振英連任」的取態是否屬重要考慮因素。筆者連同其他立法會議員即時去信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要求他立即向公眾交代以公帑進行立法會選舉民意調查的理據,以及此做法是否有公器私用之嫌。

不少政策推行的出發點雖然正確,但由於執行時缺乏周詳考慮,以及未有因應社會環境變化適時調整,導致政策偏離原有目標。持續進修基金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去年底通過的《巴黎協議》,各國同意把全球平均氣溫的升幅控制在不多於工業化前攝氏2度。要達到這個目標,在抵禦氣候變化的項目上,均需大量資金投入。

財務中介公司所衍生的罪案日趨嚴重,最近筆者注意到有一些自稱是「會計事務所」的公司,借為客戶提供財務評估服務為名,實質為財務中介公司或財務公司推銷貸款服務,並借此收取高昂的手續費。筆者曾就此向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提出質詢,發現警方在2015年8至10月,便已共接獲235宗與財務中介公司有關的舉報,當中61宗涉及刑事案件。政府實在需要正視這些財務中介公司所衍生的不法行為。

香港學生的壓力與情緒困擾問題引起社會關注,就相關議題,筆者曾在立法會會議上詢問有關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中輔導團隊的臨床心理學家人數,但教育局回覆的數字令人感到驚訝。

筆者將向立法會提出《2016年公眾利益披露條例草案》(下稱「披露條例」;Public Interest Disclosure Bill)。披露條例的目的旨在保障基於公眾利益而披露資料的僱員,豁免他們因披露資料而招致的民事法律責任,以及保障這些僱員不會因披露資料而遭解僱或在工作上獲較差的待遇。我昨天已在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向議員初步講解披露條例的內容,並擇日舉行會議,以了解議員和政府的意見。我認為這份草案如成功提出,並獲得通過,將可提升僱員的權益,為他們基於公眾利益的舉報行為提供法律保障。

公司註冊處早前更新公司登記冊的網上查冊程序,引起各方質疑。郭榮鏗議員昨天於本專欄討論新安排對私隱及新聞自由的影響。筆者對此不再重複,反而想深入討論新措施的理據是否合理,以及改善的方法。

筆者上周提到如何利用全民節能運動來提升本港能源的自主性,減少對從外地輸入燃料的依賴。另一方面,香港的燃料組合存有很大的調整空間,燃煤發電目前大概佔整體燃料組合五成,其次是從大亞灣核電站輸入的核電(22%)及天然氣(21%)。

Page 3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