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國歌」定義模糊 或成打壓異見工具

04 Jun 2020
BACK

美聯社(https://bit.ly/2U4ekdG)

《國歌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於上星期的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按立法會主席早前發出的通知,主席將預留約30小時處理《條例草案》,而且該30小時還包括點算法定人數及處理其他程序事宜的時間,整個立法會過程顯然非常倉卒,令議員沒有足夠時間審議法案。

「先審議後訂立」利多於弊

4位民主派議員就《條例草案》提出合共21項修正案,當中我有3項修正案,分別針對附表三「須奏唱國歌的場合」的修訂程序,以及《條例草案》所訂的罰則水平。

附表三「須奏唱國歌的場合」的修訂程序涉及《條例草案》第5(2)條及6(5)條。根據該兩項條文,《條例草案》附表三的修訂,以及為施行第6(1)(c)條所作出的訂明,須以「先訂立後審議」的附屬法例程序進行。我提出的其中兩項修正案,旨在於第5(2)條及6(5)條的條文中,加入「如經立法會批准」。如這兩項修正案獲通過,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1章)第35條,該附屬法例須改以「先審議後訂立」的附屬法例程序進行。

提出上述修正案的原因,是我認為修訂附表三屬茲事體大的動作,而且時間上沒有迫切性。因此,以「先審議後訂立」並無不妥,加上立法機關較行政機關更有民意認受性,更能貼近民情。事實上,由立法會先把關,還另有一大好處。大家試想想,要是「先訂立後審議」的附表三,在立法會會議上遭到立法機關通過修訂,屆時不單使行政機關蒙羞,更令中央政府感到尷尬。

《條例草案》罰則過重

另一方面,《條例草案》的第7(6)條擬訂任何人若干犯與侮辱國歌相關罪行,一經定罪,可處以第5級罰款(50000元)及監禁3年。政府指出,有關罰則水平是與《國旗及國徽條例》中違反禁止侮辱國旗或國徽的一致。然而,與《國旗及國徽條例》相比,《條例草案》對「侮辱國歌」的定義十分模糊,容易令市民誤墮法網而不自知。

《條例草案》第4(2)條訂明:「奏唱國歌時,參與或出席有關場合的人當守的禮儀是(a)肅立和舉止莊重;及(b)並無不尊重國歌的行為。」然而,何謂「肅立和舉止莊重」及「不尊重國歌的行為」並無清晰具體界定。

若《條例草案》獲得通過,當權者容易藉以「侮辱國歌」來檢控異見人士,有損《基本法》第27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所保障的表達自由。

目前《條例草案》所訂的「監禁3年」罰則絕非輕微,更是不成比例的重刑,不禁叫人質疑如此高的罰則必要性及背後用意。因此,我提出另一項修正案,要求刪去《條例草案》第7(6)條中「監禁3年」的字眼。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侮辱國歌」定義模糊 或成打壓異見工具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20-06-04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