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外傭有尊嚴地在香港工作

26 Mar 2019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我於上星期日應菲律賓駐港領事館的邀請,與50多位正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家庭傭工分享他們在港工作時可獲得的法律保障,以及最近以外傭為目標的借貸陷阱;我在席間亦聆聽了他們對改善工作環境的訴求,例如住宿環境、沒有指定的工時、僱主的要求超出外傭的工作範圍等。

現時大約有39萬外傭在香港工作,他們的工作為繁忙的香港人減輕了日常家務、照顧家庭的負擔,大量釋放本地已婚女性的勞動力,令香港的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由1996年的47.8%,顯著上升至2016年的54.8%。本地已婚女性投身職場,既提升其家庭生活質素,亦對推動本地經濟發展作出貢獻。而香港市民以可負擔、低於本地薪金水平的人工聘請外傭,同時亦令外傭可賺取遠高於他們在本國工作的薪金,這可說是大家雙贏互助的方案。

在這背景下,香港作為聘任大量外傭的地方,有責任加強對外傭的支援和保障,確保他們是在符合香港法例下的環境工作,以免我們的外傭制度成為政府默許、合法的現代勞役制度。

在這方面,我看到政府正積極推出措施,改善問題,例如有外傭過去曾受職業介紹所的剝削,被迫支付高昂的中介費用,甚至要以借貸方式支付中介費用。為打擊「債務勞役」的問題,立法會去年2月通過《2017年僱傭(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對濫收求職者佣金及無牌經營職業介紹所等罪行增加刑罰,條例並賦權勞工處處長可對觸犯相關罪行的人拒絕發出或撤銷其職業介紹所的牌照,以及為職業介紹所訂立具法律效力的實務守則等。

據悉,勞工處已就此積極加強對不良職業介紹所的執法,並把巡查職業介紹所的目標次數提高至每年2000次。我會進一步向政府了解在新罰則下的檢控、定罪統計,以評估新法例的成效。

外傭的居住環境也是一個令人關注的問題,有外傭被要求以廁所、廚房或一些「棺材房」作為住宿、休息的地方,這些居住安排並不人道,亦是有辱人的尊嚴。我明白香港的房屋問題嚴重,聘請外傭的僱主可能也是住在狹小的斗室。

然而,僱主必須明白,為傭工提供合適及有合理私隱的住宿地方是僱主的法律責任;如僱主不能提供符合規定的住宿地方,便不應勉強聘請外傭。我認為政府應研究如何令僱傭雙方可彈性處理住宿安排,包括由中介公司提供宿舍,或容許外傭在外間自行安排住宿,以為僱傭雙方提供更多的選擇。

外傭的醫療福利,近日也引起社會關注。根據現行法例,僱主必須為外傭購買勞工保險及提供免費醫療,並須承擔受僱期間所有醫療費用。外傭獲得所需的醫療服務是人權,也是聘任的條件;僱主不應卸責,更不可阻止外傭接受醫療服務。其實,現時市場上有大量包括醫療保障的外傭保險,僱主可考慮購買有關保險,用以支付外傭的醫療開支。香港市民與外傭是互惠互利的長期合作關係,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友善的外傭工作環境。

梁繼昌_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保護外傭有尊嚴地在香港工作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03-26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