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查冊新程序本末倒置

11 May 2016
BACK

司註冊處早前更新司登記冊的網上查冊程序,引起各方質疑。郭榮鏗議員昨天於本專欄討論新安排對私隱及新聞自由的影響。筆者對此不再重複,反而想深入討論新措施的理據是否合理,以及改善的方法。

新查冊程序要求查冊人士在登入電子查冊系統前,必須就查冊目的作出聲明,而選項亦只限於處方提供的9個原因;查冊人士在聲明中可以選擇多於一項的查冊原因。有人擔心新安排將削弱傳媒的監察能力及眾知情權,亦有人擔心若然有查冊人士胡亂填寫查冊目的,更有機會觸犯虛假陳述的刑事罪行。

突推新法惹疑慮

對於司註冊處突如其來的舉動,有人認推出時間耐人尋味。政府曾於2013年修訂《司條例》,加入限制眾查閱董事完整身份證號碼及住址的條款,令外界擔心會阻礙新聞調查工作,甚至令勞工界難以追討欠薪。面對輿論壓力,政府最終決定暫緩提交有關附屬法例。有說是次新安排,是以另類方法將2013年的條款推出,限制眾查冊。坊間更有人推測,新措施是針對「巴拿馬文件」眾全面開放的應對策略,拖延傳媒或眾查詢涉事人士資料。

司註冊處早前回應各方提出的憂慮,解釋聲明中所提供的司查冊目的選項,是參照《司條例》第45條編製。就如郭榮鏗議員昨天於文章解釋,《司條例》第45條是向司註冊處處長施加責任,在所有合理時間期間提供司登記冊讓眾查閱,以達到現在聲明中所列出的目的。總的來說,設立司登記冊的目的是要確保司資料透明及接受眾監察,這亦是體現了資訊自由、開是商業社會的成功基石。如今司註冊處反過來向查冊人施加責任,要求聲明其查冊目的,是有本末倒置之嫌。

司註冊處解釋,新措施是按照個人資料私隱專員的建議而推行,旨在防止有人濫用司登記冊上的個人資料。然而,有關的說法並不令人信服,因司註冊處並非《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執法機構,而且亦無方法考證查冊人有否濫用資料。若有人認查冊人濫用司登記冊上的個人資料並作出投訴,個人資料私隱專員會調查有關行是否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的保障資料原則,並向違規人士發出執行通知,指令他採取補救措施。如果有關人士違反執行通知的規定,即屬犯法,可被判處罰款或監禁。

修訂聲明可解困

筆者認司註冊處有意加強眾對保障個人資料的意識,以及讓眾明白設立司登記冊的目的,這些都是良好動機。然而,要求由查冊人士提供查冊原因,並以聲明方式核實,有關做法是否恰當實在值得商榷。

其實,司註冊處只要換個角度,主動向查冊人士作出聲明,指出設立司登記冊的目的及查冊人士在使用司登記冊上的個人資料的法律責任,並讓查冊人士按下「我知悉」的按鈕,便可達到上述目的,亦可避免讓人質疑該新措施背後有不當動機,或意圖阻礙新聞自由。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司查冊新程序本末倒置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