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訂長遠完善廢物管理策略

31 Aug 2018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SCMP news photo

環境局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提出減廢目標,建議於2022年把香港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減少四成。可是,2016年的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是每日1.41公斤;計算起來,2022年的人均棄置量須減至每日約0.8公斤才可達標,揭示政府在減廢方面必須急起直追。

香港目前主要依賴堆填方式處置都市固體廢物。現時香港共有3個策略性堆填區,分別位於新界打鼓嶺、將軍澳大赤沙和屯門稔灣。策略性堆填區是指配備處理滲濾污水及堆填氣體的管理系統,可減低堆填對環境的污染。

堆填非可持續管理方式

即使政府實施堆填區的紓減環境影響措施,所能做到的卻只限於「盡量降低」堆填對環境的影響。換句話說,策略性堆填區仍有污染環境的可能。2016年3個策略性堆填區所收集的堆填氣體總量合共為240.6百萬立方米,當中可用作生產能源的堆填氣體量是約119百萬立方米,主要供電予堆填區內的發電機組及滲濾污水處理設施。屈指一算,亦即堆填區於2016年全年共釋放出約121百萬立方米堆填氣體,污染我們的空氣。

以堆填方式處理固體廢物,除了會產生沼氣及氯化氫氣等堆填氣體外,還佔用了我們珍貴的土地資源,更因其廢物處理時發出的臭味及對居住環境的景觀影響而被歸類為典型的「不受地方歡迎的土地用途」例子,簡稱LULU(Locally Unwanted Land Uses)。

再者,根據過往經驗,已關閉的堆填區並非隨即可作其他土地用途,需至少30年才可全面修復,即使完成修復工程,該塊土地的發展用途也因土地的持續沉降而有所限制。按照現時本港每日棄置堆填區的廢物量,該3個堆填區預計快將飽和,反映堆填區並非管理廢物的可持續解決方案。

雖然政府已着手擴充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的規模,處理佔近四成都市固體廢物容量的易腐爛廢物,如廚餘、園林廢物及濕廢物等,並應用生物降解及轉廢為能的技術,但是筆者認為政府同時亦應從源頭減廢着手,而非只集中處理已產生的廢物、無止境地擴建堆填區,這毫無疑問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回收意識影響減廢政策成效

推動社會源頭減廢是廢物管理最重要一環。其實現時有部分棄置堆填區的都市固體廢物,本來可經有效分類及回收而循環再造成有用資源,因此,廢物或是資源,只是一線之差,關鍵在於市民環保意識的高低,因此政府應培養市民的環保意識。

儘管快將推行的都市固體廢物徵費計劃,以及就玻璃樽和四電一腦等實施生產者責任制均可鼓勵大眾回收,但除了立法層面外,政府還可透過完善回收設施及教育,更積極推動源頭減廢。

日本以環保聞名,相信大家到當地旅行時亦會察覺到,街道上的垃圾桶寥寥可數,其實政府這做法的目的是,鼓勵市民把垃圾帶回家、仔細做好資源分類。反之,香港街道兩旁的垃圾桶從來不缺;有調查發現,市區垃圾桶的平均間距只得60米,數量亦比回收設施多,變相鼓勵市民不做回收、直接丟掉垃圾。

此外,不少國家如英國、澳洲和德國推出簡稱RVM的膠樽回收機(Reverse Vending Machines),當市民把膠樽投入回收機,RVM便會以優惠券或現金券獎勵回收者,而一些RVM更可立刻壓碎膠樽,提高回收效率。外國透過經濟誘因及科技融合,鼓勵大眾回收的做法值得香港借鑑。

要達到減廢目標,政府必須立法實行污者自付、生產者責任措施、推廣社區環境教育,以至提升回收業發展各方面多管齊下。長遠而言,提高市民的回收意識是減廢政策的重中之重,因為它將直接影響相關廢物管理政策的成效。香港政府應盡快制訂完整的都市固體廢物管理策略,設法培養公民回收意識及完善公眾回收網絡。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制訂長遠完善廢物管理策略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8-08-29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