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滅絕與光復香港 行動模式相似

07 Nov 2019
BACK

法新社

自香港6月的示威浪潮以來,不時出現示威者以和平方式佔據主要道路或阻礙公共交通運作,例如阻礙地鐵列車關上車門和逃票,藉不合作運動迫使政府回應訴求。雖然此種做法備受爭議及參與者可能需承受法律後果,但他們仍然樂於採用這類直接行動的手法,除了是因為行動可以輕易引起傳媒關注並引發社會討論,更是因為政府及社會體制長年以一種「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的方式忽視行動者的聲音及訴求,令他們要以具體行動向政府、社會施壓。

綜觀國際經驗,類似的行動方式也愈來愈普遍和為人接受。例如,國際環保組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近期就持續透過各種的不合作運動,包括堵塞道路、罷課及機場靜坐等,要求各國政府正視環境問題,並成功引來外界關注。

破壞經濟秩序 向財團施壓

在過去十幾年間,不少環保團體和政府都有積極為紓緩全球暖化作政策調整及加強傳宣教育。然而,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速度不但沒有下降,反而更進一步上升,反映各國政府並沒採取有效措施改善問題。「反抗滅絕」因此於2018年5月在英國成立,主張透過和平但能破壞社會經濟秩序的手段,對財團及國際企業等社會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施加壓力,以取得社會關注及迫使當權者作出回應,並採取實際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環境污染及生態災難等環保問題。由於組織並沒有特定的主導者亦沒有領導層,任何運動發起人只要符合該組織的成立目標及原則,均能使用「反抗滅絕」的名義。因此,隨着組織成立,世界各地環保人士不斷發起大大小小的公民不合作運動。

雖然沒有大台的抗爭運動能賦予抗爭者最大的自由度,以調整抗爭的手段,亦有助促使運動在不同地區擴展,但這種抗爭手法亦存有一定風險及弊端。首先,不合作運動無可避免會與執法者和受影響民眾發生衝突,抗爭者更有被捕及受傷的可能。其次,正因為沒有大台,抗爭運動的強度以至是否合乎有關抗爭的原則都難以得出一個既定的標準,須由參與者自行拿捏。但當運動參與者對抗爭原則的理解不一時,就會容易造成內部分裂,或使運動「變質」,甚至令抗爭運動崩解。

「反抗滅絕」目前就正面臨着同樣的問題。自上月起,有組織成員於繁忙時段佔據英國機場鐵路站,又爬上倫敦地下鐵的車頂,使交通嚴重癱瘓。組織內因此出現分歧聲音並批評有關行為違背了「反抗滅絕」運動的原則。有意見指出,公共交通工具相對於私家車更符合環保效益,不應成為抗爭運動的針對目標。更有成員擔心,模糊不一的社會運動原則會失去市民大眾的支持。

暴力升級 勢影響國際形象

另一方面,香港的抗爭運動亦已出現類似的樽頸位。隨着政府繼續無視市民的訴求,有部分示威者傾向將示威活動升級至暴力衝擊。另一方面,亦有示威者堅持要保持和平抗爭的原則,反對暴力升級。雖然勇武及和理非在今次的運動成功維持互不割席的態度,但如何在激烈行動中維持運動的正當性,以及達到令政府回應訴求的力度,已成為兩者都要共同面對的問題。

在長期的抗爭運動中,要成功必須得到主流民意及國際輿論的支持,當中抗爭者的行動正當性更是關鍵所在。在沒有大台的指引下,示威者更須慎重思考,持續的暴力升級會否影響抗爭運動在國際間的形象,以及是否被主流民意所接受,行動者更要勇於接受批評並加以改進。否則,只會使整個抗爭運動失去支持並以失敗告終。

其實,相比敲響滅絕警號的「反抗滅絕」運動要求各國正視全球暖化,採取措施及改變政策等訴求,特區政府僅須正面回應社會目前五大訴求的餘下四項,就足以平息民憤,令抗爭浪潮告一段落。筆者實在想不透究竟難度何在。

梁繼昌立法會議員

#梁繼昌 #EJ GLOBAL plus #EJ GLOBAL plus 信觀點 – 反抗滅絕與光復香港 行動模式相似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11-02 《信報》EJ GLOBAL plus 信觀點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