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者應有的法律保障

16 Mar 2016
BACK

筆者將向立法會提出《2016年公眾利益披露條例草案》(下稱「披露條例」;Public Interest Disclosure Bill)。披露條例的目的旨在保障基於公眾利益而披露資料的僱員,豁免他們因披露資料而招致的民事法律責任,以及保障這些僱員不會因披露資料而遭解僱或在工作上獲較差的待遇。我昨天已在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向議員初步講解披露條例的內容,並擇日舉行會議,以了解議員和政府的意見。我認為這份草案如成功提出,並獲得通過,將可提升僱員的權益,為他們基於公眾利益的舉報行為提供法律保障。

筆者提出的《2016年公眾利益披露條例草案》,參考英國於1998年訂立的《公眾利益披露法令》(Public Interest Disclosure Act 1998),披露條例訂明哪些類型的事件屬於可受法律保障的披露,以確保法律的保障只應用於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事件。披露條例訂明「受保護的披露」須涉及(1)刑事罪行;(2)違反法律責任;(3)司法誤判;(4)任何人的安全、健康受到重大威脅;或(5)環境受破壞的事件;而披露資料的告密者必須基於良好意願,不為個人得益,以及合理地相信所披露的資料和指控是真確,才可享有保障。

對於告密行為,有持份者憂慮敏感資料會被隨意洩露,這是可予理解的。故此,我在披露條例內規定惟有僱員採取符合要求的資料披露方式,才可取得有關的法律保障。筆者的披露條例規定,即使僱員的告密行為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亦須根據指定機制作出資料披露。我採用兩層機制去規範僱員的資料披露方式:一、僱員在知悉違規事件時,應先向僱主或僱主授權的人士披露資料;而僱員若是公務員或政府僱員,則應先向政府的主要官員披露資料。二、惟有當僱員合理地相信有關失誤的性質是異常地嚴重,或他會因披露而受僱主不利的對待、披露的證據將被隱藏或毀滅,或該僱員已曾向僱主或指定人士披露資料,僱員才可向非披露條例內指定的人、公眾披露資料。

我認為此安排將可避免敏感資料在過早、鹵莽或不成熟的情況下在公眾領域洩露,已在僱員、政府、企業之間的各自需要下取得平衡;同時,披露條例亦訂明披露資料的行為不可凌駕法律專業保密特權,以確保《基本法》保障秘密法律諮詢的權利。

合理的告密行為對維護管治質量和防止嚴重違規行為有重要作用,現時香港沒有專門的法例為告密者或報告違規行為的人提供法律保障,是大幅落後於國際的管治和立法趨勢。我十分希望此披露條例可盡快在立法會進行審理,以提升香港的管治質素,以及對僱員的保障。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為公 – 告密者應有的法律保障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7-05-19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