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讀經濟自由度排名

26 Mar 2020
BACK

網上圖片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上周公布了2020年《經濟自由度指數》排名,香港以0.3分之差敗於新加坡,屈居亞軍,失落連續25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美譽。不過,即使如此,香港仍以89.1分在亞太地區排分第二,僅次於新加坡的89.4分,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的61.6分。

經濟自由度評分由12個項目組成,每個項目得分介乎0至100。由於各個項目權重相同,因而它們的平均分數就是某經濟體的整體評分。是次報告更新了186個經濟體的經濟自由度得分,而數據的截止日期是2019年6月30日。

香港「司法效能」評分最低

與冠軍新加坡相比,香港在「司法效能」最為失色,只有76.8分,是唯一低於80分的項目。在2019評分中,香港的「司法效能」大幅下降9分至75.3分。傳統基金會表示,縱使本港司法制度獨立,但中央政府保留對《基本法》最終解釋權,限制了終審法院的權力。今年,傳統基金會在報告書中提到特區政府去年修訂《逃犯條例》嚴重損害司法獨立。事實上,在世界正義工程的法治指數中,香港同樣落後於新加坡多年。

此外,港府要是想重奪冠軍寶座,既要改善「司法效能」外,也要審慎處理公共開支。我在2020年3月2日的文章〈政府有否審慎理財?〉指出,回歸以來,政府經常開支由1997/98年度的1494億元升至2019/20年度的4424億元,即22年增幅達196%,而同期的GDP(按歷年及當時市價算計)卻只上升109%。

雖然香港今年在「政府支出」項目達90.3分,但政府經常開支增長率卻持續地超過GDP的增長率,加上香港稅基狹窄,長遠而言可能存在結構性財赤風險,影響該項目評分。

儘管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是動聽的名詞,但政府亦應了解評分背後的邏輯和方法,而不是為了一個名譽,盲目滿足評分表上的每個項目。比如「貨幣自由度」項目,該項目評分會考慮政府有否扭曲市場價格,包括補貼等行為。

管治能力成港府致命弱點

香港的「貨幣自由度」較去年下跌5.7分,未知與報告書中提到的2019年1月實施的公共交通費用補貼計劃是否有關。若是,難道我們應該為了獲得更高的排名而推倒該利民措施?

相比於經濟自由度指數排名,香港的信貸評級其實更為重要。於本年1月下旬,評級機構穆迪把香港信貸評級從「Aa2」下調至「Aa3」,是3年內第二度調低香港主權評級,原因是特區政府管治能力遜於預期。

穆迪批評港府未有處理好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或許反映港府在自治權方面的制約比先前估計的更大。誠然,特區政府如果繼續漠視五大訴求,只會更難挽回國際社會和商界信心,因為歸根究柢香港最大問題是缺乏民主的制度。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如何解讀經濟自由度排名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20-03-26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