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空氣質素 保障公眾健康

27 Jun 2018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http://bit.ly/2lBBHd5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於上月初公布的《世界空氣質素報告》,全球每10個人就有9個人正暴露於污染物含量達危險水平的空氣中,而每年死於空氣污染的人數更高達700萬。由此可見,改善空氣質素是各地政府不可忽視的工作。

空氣質素指標過於寬鬆

香港法例第311章《空氣污染管制條例》(下稱《條例》)清楚列明具體空氣質素指標,並規定須於不少於每5年定期進行檢討一次。可是,與最新世衞空氣質素指引相比,現時香港有過半數的空氣質素指標,例如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微細懸浮粒子(PM2.5)及臭氧等,只達世衞空氣質素指引的中期目標12

指標的確列明各污染物的容許超標次數,可顯示各空氣污染物濃度超標的情況。可是,根據環保署公布的《2017年香港空氣質素統計概要》,二氧化氮(NO2)在銅鑼灣和中環空氣監測站分別錄得272次和126次超標,遠超所容許的18次超標次數。而政府自2014年更新空氣質素指標後,銅鑼灣和中環過去3年每年均出現NO2超標情況,可見空氣污染情況多年來未有得到明顯改善。

NO2的來源,主要來自車輛和發電廠的污染排放,路邊空氣污染問題其實可由政府透過不同的空氣污染源頭管制政策去改善,例如加強推廣使用電動車及其他環保車輛等。NO2多年來持續超標,反映政府的空氣質素管理工作,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筆者認為,政府可採取以下3個方針以控制空氣污染。

一、各政府政策局及部門須互相協調空氣污染管制方面的工作。2013年,環境局聯同運輸及房屋局、食物及衞生局、發展局共同發布《香港清新空氣藍圖2013-2020》,但推動管制空氣污染政策的重任主要集中在環境局身上。

各政策局其實可採取更積極的態度、為減少香港空氣污染出一分力,因空氣污染除了與環境政策相關外,還需要其他政策範疇互相配合,例如運房局應與環境局及環保署就推廣電動車,並淘汰較高污染的柴油車,進行協調工作;食衞局亦應因應空氣污染帶來的疾病風險而制訂應對方案。

二、根據《條例》,空氣質素指標的目的,是為了公眾利益而促進對空氣的保護及最佳運用,但此定義較為空泛,特別當中所指的「公眾利益」是否包括公共健康?

政府必須釐清,管制空氣污染不應只集中於控制空氣污染物的濃度和超標情況,更應包括市民因接觸室外空氣污染物而導致的潛在健康風險。

以英國為例,政府上月發表的空氣質素指標,就是以接觸危害健康水平空氣污染物的人口數目作為計算方法。因此,當政府制訂空氣污染管制政策時,除了着重整體城市減排外,亦可按地區的特別情況而推行不同減排措施,從而更有效減低空氣污染對公眾健康的威脅。早前港大有研究指出貧窮人口與空氣污染的關係,較貧窮的地區往往面對較嚴重的空氣污染,政府可考慮循這方向完善空氣污染管制措施。

公共交通交滙處情況嚴重

三、除了《條例》外,政府亦應研究就不同層面的空氣質素作出規管。例如由環保署於1998年發出《半封閉式公共交通交滙處的空氣污染管制》,就本港公共交通交滙處的空氣質素水平作出指引,但相關指引至今未作更新。

鑑於早前有報道指多個有蓋交滙處的空氣污染物嚴重超標,我上月中就此向運房局提出書面質詢,問及檢討及更新指引的事宜,可惜當局未有正面回應。

這些指引須與時並進,因應最新空氣污染情況作更新,方可有效控制污染物濃度。

我期望政府可居安思危,盡快制訂針對性的空氣污染管制措施,並把現時的空氣質素指標提高至世衞空氣質素的指標,以保障市民健康。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改善空氣質素 保障公眾健康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8-06-27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