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能源政策值香港借鑑

30 Jan 2019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Hon Kenneth Leung Office

政府去年公布上網電價計劃細節,以及落成首個把廚餘轉為電能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以回應2017年發表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行動藍圖》),指明政府在採用可再生能源方面會擔當領導角色,並在可行情況下,考慮及早在公營界別推出試行計劃,鼓勵私營界別參與。

然而,政府與電力公司中電及港燈最新簽訂的《管制計劃協議》指出,在香港推廣及發展可再生能源時,須考慮各種因素,包括生產的能源對環境效益、成本、對電費的影響,以及時間性、可靠性和電力質量特性,這些因素無疑對發展可再生能源造成一定掣肘。

能源政策分兩方面

另一邊廂,日本政府的可再生能源政策經過不斷改革,讓可再生能源於全國迅速發展,當中有不少地方值得香港借鑑。

整體而言,日本的能源政策有兩大方針,分別為減碳(Decarbonization)及電子化(Digitalization)。

一、減碳

減碳方面,當地政府着重發展可再生能源及其他潔淨燃料,如核電及天然氣。

2004年,日政府訂立可再生能源比例標準(Renewable Portfolio Standard),它是指由政府訂立發電指標,指明電力公司的可再生能源發電佔整體發電比例的百分比,有助國家推廣及發展可再生能源。

反觀香港,《行動藍圖》只保守估計香港至2030年期間,以風力、太陽能及轉廢為能實現可再生能源的潛力約為3%至4%,欠缺明確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目標。筆者認為,香港政府亦可參考日本推行可再生能源比例標準,更積極推動電力公司把握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機遇。

其後,日本政府於2012年推行「上網電價計劃」,每度電定價為42日圓(約3港元),成功吸引住宅用戶安裝太陽能發電裝置。日本總研(The Japan Research Institute Limited)的資料顯示,日本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年均增長速度自2012年起升至26%,相比2004至2011年期間,只透過可再生能源比例標準的推動下,其年均增長速度只有7%。由此可見,上網電價計劃可有助擴充可再生能源電力市場。

不過,上網電價計劃無可避免的問題,在於電價會持續下降,主要原因是可再生能源裝置,如太陽能板和風力引擎,其市場價格因競爭激烈而下跌。因此,上網電價計劃的長遠成效視乎政府能否因應最新可再生能源市場價格、成本及覆蓋率,並適時有效地實施上網電價調整機制。

二、電子化

另一方面,日本的能源政策比我們走得更前,正積極全面進行電子化。不少日本電力公司強調,他們向客戶出售的不只是電力,而是有附加價值的電力供應,例如市民可獲悉他們所耗用的每度電會產生多少碳排放,又或透過智能電錶了解其用電習慣;可見日本電力公司供電服務以人為本的作風。

此外,電力公司亦研究應用人工智能及簡稱IoT(Internet of Things)的物聯網概念,管理供電網及配電網的質量及可靠性等,融合先進科技。

反觀香港幾乎全依賴外地進口能源,主要經由直接進口油產品及煤產品,或從進口燃料如電力及煤氣轉化而成。

筆者認為,長遠而言,政府要有效達致能源自主,除了增加各燃料的供應選擇,以及使燃料組合趨向多元化外,政府亦應善用天然資源,逐步擴展可再生能源在香港的應用。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日本能源政策值香港借鑑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1-30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