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視市民訴求 管治權威蕩然無存

11 Jun 2019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星期日由民陣舉辦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共有103萬市民參與,是香港回歸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政治動員。由下午至晚上,塞滿維園至政府總部的馬路和行人路,加上居於海外城市香港人的集會聲援,足可證明每位參與者的決心。

每位遊行人士的訴求都是單一和清晰的,就是要求撤回條例修訂。可惜,市民的表態未有換來政府的合理回應。即使面對巨大的民意壓力,政府仍然企圖強行如期本周三在立法會對條例進行恢復二讀辯論。有示威者知悉政府的官方聲明後,決定採取更激烈的抗爭行動。

廢除立會監察功能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其後在昨天的記者回應遊行時指出,將會從四方面去繼續進行修例的工作。但相關措施其實並無新意,亦無助緩和社會的民憤和不穩定。

例如她指政府將會作密集式解說,向市民解釋修例,這無疑是暗示參與遊行的市民「對修例並不了解」;但在不少專業團體和商界人士都先後表達過憂慮,甚至是提出修例上的建議,因此筆者相信,社會已經具備充分資訊,讓市民充分了解對修例的正反意見,政府若再堅持市民反對是對條例內容認識不足,這既欠缺尊重,亦嚴重低估市民的智慧。

人權保障方面,雖然她指政府將會在恢復二讀辯論時,以政策聲明提交立法會,但這措施始終忽略兩個重要問題。

首先是現有條例草案建議,授權行政長官一人可發出證明書以展開移交安排,自行決定移交實質細節,廢除了現時立法會對個案方式移交安排的重要監察功能。

這次修例,並未有如香港與其他國家的引渡法令中,清楚列明在哪些情況下,可因為不符人道精神和人權保障的情況而拒絕引渡要求,讓人質疑政府對保障人權的決心;而在中港兩地的重屬關係下,亦令人懷疑香港政府是否有能力拒絕中央政府提出的要求。

「社會撕裂」、「社會分化」是近年來常見用來描述香港社會的關鍵詞語,但在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上,過往時有爭拗的反對陣營、部分商界人士,甚至網民,這次幾乎是團結一致走出來,以自己的方式動員市民,社會因此展現了近年難得一見的團結和共識。

若果政府仍然堅持如期恢復二讀,賠上的除了是政府的管治權威外,更會損害香港的國際地位,令中港關係日益惡化。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漠視市民訴求 管治權威蕩然無存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06-11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