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上市審批建立清晰監督機制

15 Jul 2019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HKEX

6月23日,證監會及廉政公署公布採取了聯合行動,拘捕了港交所前聯席主管及兩名相關的人士,懷疑他們不當地協助不完全符合要求的公司上市,在過程中涉及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據傳媒消息透露,涉事的高層連同律師行和保薦人,在大約兩年的時間內,協助了至少30間不完全符合要求的公司通過上市審批,部分更已成功上市。

這次事件,無疑是對香港金融市場聲譽的重大打擊;而現有上市審批機制的潛在問題,亦再次引起關注。

港交所作為上市機構,既追求盈利和股價增長,為股東爭取回報,但卻同時手執審批上市權力,需要為香港股票市場把關。這兩個矛盾的角色多年來一直備受爭議。過去亦有不少希望改革相關架構的建議,例如早在2003年,時任財政司司長委託一個專家小組發表《檢討證券及期貨市場規管架構運作專家小組報告書》,建議規管上市的職能由證監會下設的上市局負責,但政府一直未有落實相關建議;證監會於2016年亦曾提出上市監管架構改革諮詢,在保留港交所的上市審批權下,加強證監在審批時的參與度,惟改革方案在商界及券商的反對下被迫撤回。

改革失敗後,證監會於2017年開始採取「前置式監管」模式,意即在處理新股上市申請時,直接與保薦人或申請人接觸,以及有需要時在較早階段提出反對, 以盡早出手調查和打擊,杜絕可疑不當活動。證監會加強資源,主動調查個案。

及至2018年,聯交所就建議修改上市委員會決定的覆核架構再次進行諮詢,並於今年1月公布將新設並無現任上市委員會成員或證監會或港交所代表參與的上市覆核委員會,取代原本兩層覆核架構。港交所於7月5日宣布首屆委員會成員名單。

這些努力無疑是值得肯定,但要確保香港股票市場的公信力,必須針對現時的管治架構對症下藥;當中最大爭議,就是上市委員會的組成和角色。

現時上市委員會的成員,一方面要監察上市科及為其提供意見,亦要審批上市申請及覆核上市科的決定;委員會最少每周開一次例行會議,還須出席特別會議。

上市委員會肩負着重要任務,成員大多亦屬專業人士;但據聯交所透露,現時上市委員會成員年薪10萬元,主席及副主席分別有15萬元及12.5萬元,其性質一般與「義工」無異,實難以要求他們在工餘時間,投放大量時間在上市委員會的事務上;而且在現行架構下,上市科及上市委員會的運作均隸屬於聯交所,而港交所行政總裁更是上市委員會的當然成員,其獨立性和自主性實屬疑問。

因此,只有把上市審批權和監管的大權交予證監會,讓港交所專注於投資產品開發、市場推廣和拓展等範疇,才可讓兩者分工清晰,亦避免角色衝突的問題,以保障投資者權益,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為上市審批建立清晰監督機制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07-15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