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

27 Jun 2019
BACK

明報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社會廣泛爭議,令數以百萬計的市民多次走上街頭,嘗試令政府撤回修訂。於6月12日,警方為驅散部分示威者,向現場包括正在和平集會,手無寸鐵的市民施以高度武力,共發射了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造成至少81人受傷,當中包括示威者、警察和記者。

在這次清場行動中,從傳媒和網上的資料可以看到,警方涉嫌以不合比例的武力鎮壓及拘捕示威者,但警方一直強調他們只是使用適當的武力。

為平息市民對警方的不滿,我曾聯同10位前監警會委員建議成立一個由具公信力人士領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調查這一系列警民衝突的成因和經過,並提出改善建議。讓警隊和示威民眾都能汲取教訓,盡快重建警民互信。

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任何公共機構的經營或管理、任何公職人員的行為,或其認為與公眾有重大關係的任何事宜。調查委員會在法律上具有調查權力,包括傳召任何人士在委員會前作供。

保障示威者和警員

同時,調查委員會可為證人提供法律保障,任何在調查委員會中披露的證據,皆不可用於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故此,提供該等證據的證人,亦毋須憂慮因向委員會作證而衍生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這對示威者和警員,都是一種保障。

有意見指出,政府憂慮成立調查委員會會打擊警隊士氣,但其實過去政府亦曾多次因應大型衝突事件或人群管理安排引發的事件,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例如蘭桂坊慘劇、白石船民營騷動等。而這些調查委員會的職能,是藉着舉行公聽會和傳召各方證人,調查事故成因、檢討執法成效得失,並提出改善建議,藉此維持執法者的公信力,並避免再發生類似的事件。

尤其當警方與市民的矛盾愈演愈烈之際,要平息社會紛爭,修補社會撕裂和重建互信,警隊上下應該正面地面對問題,透過客觀及全面地了解衝突的經過及成因,虛心聆聽批評的聲音,只有這樣才可重建市民對警察執法的信心,減輕前線警員執法時所面對的壓力,這才是處理6月12日警民衝突的上策。

梁繼昌_立法會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06-27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