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保障揭弊者

12 Sep 2018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Corrs Chambers Westgarth

早前,我在本專欄中指出,敢於冒險披露資料的揭弊者在揭發沙中線工程問題的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這亦突顯告密者在調查和追求真相上,對公共利益的重要。為了有效保障告密者免遭報復,我亦正在草擬《公共利益披露條例草案》,為符合公共利益的揭弊行動提供適當的法律保障。

早於1998年,臨時立法會已曾經就立法保護揭弊者進行研究,但政府表示當時的條文已能為揭弊者提供所需保障;後來亦先後有議員再次跟進相關事宜,政府官員亦以社會對制訂保護揭弊者的法例沒有強烈訴求為由而擱置。

的確,現時香港有部分法例可為揭弊者提供保護。如《僱傭條例》列明,僱主不得因曾在相應法律程序中作供或提供證據等理由,而終止僱用僱員;《防止賄賂條例》30A條則保障舉報人身份保密;《證券及期貨條例》22條亦為舉報上市公司管理層失當行為的核數師,予以豁免民事法律責任。而《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條例》、《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販毒(追討得益)條例》,亦保護了對任何人揭發以上違法行為時的告密行為。

然而,以上法例都過於零碎,除了只局限於免除揭弊者的部分責任外,亦無法有效保障揭弊者免受針對、報復。例如早前有報道揭發,有3名向環保署舉報他們所屬公司違規排放廢料的員工,及後遭到公司解僱。

筆者準備提出的《公眾利益披露條例草案》,參考了英國於1998年訂立的《公眾利益披露法令》(Public Interest Disclosure Act 1998),條例訂明哪些類型的事件屬於可受法律保障的披露,以確保法律的保障只應用於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事件。例如,事件須涉及(1)刑事罪行;(2)違反法律責任;(3)司法誤判;(4)任何人的安全、健康受到重大威脅;或(5)環境受破壞的事件;而披露資料的告密者必須基於良好意願,不為個人得益,以及合理地相信所披露的資料和指控是真確,才可享有保障。

符合公眾利益的揭弊行為,能夠確保企業自律,亦對維護管治質量和防止嚴重違規行為有重要作用。現時香港沒有專門的法例為揭弊者或報告違規行為的人提供法律保障,是大幅落後於國際的管治和立法趨勢。我希望此條例草案可加強在港企業的管治質素,以及對僱員的保障。

梁繼昌_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立法保障揭弊者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8-09-12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