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標籤制度 保護瀕危鯊魚

02 Jan 2018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BACK

Kenneth Leung Office

立法會2017年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修訂)條例草案》(《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上月完成審議工作,並將在內務委員會滙報商議結果,其後會在立法會會議恢復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修訂條例草案》以推展三步為計劃:加強管制進口及再出口象牙和象狩獵品、逐步淘汰本地象牙貿易、加重罰則以打擊涉及野生動植物的罪行和非法交易。

身為《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我認為除了象牙貿易外,魚翅貿易也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國際議題。近年,市民的環保意識日漸提高,除了不少食肆設有「無翅餐單」及「無翅酒席」外,航運企業也相繼加入魚翅禁運行列。我樂見本港提高對瀕危鯊魚的保育意識,惟香港仍是全球最大的魚翅市場,單是2016年已進口約5700噸魚翅產品。

割鰭棄鯊破壞生態平衡

魚翅取自鯊魚鰭,為應付需求,有漁民會過度捕撈鯊魚,以取魚鰭。由於魚翅的需求和利潤遠大於魚肉,因此有些漁民會「割鰭棄鯊」,即割去魚鰭後,便把魚身丟回大海。事實上,不同部位的魚鰭對鯊魚均有作用,例如魚胸鰭可控制游行方向,背鰭可維持平衡,尾鰭則可推動魚向前游,一旦把魚鰭切走,鯊魚便無法移動,最終會因失血過多死。鯊魚對維持海洋生態平衡及可持續發展,均擔當地不容忽視的角色。鯊魚是海洋食物鏈的頂級掠食者,因此牠們能有效維持生態系統中各物種數量的平衡和食物鏈的穩定。

鯊魚遭到過度捕撈,既令數量驟減,亦破壞整個海洋生態平衡。為了保育不同品種的鯊魚,加強規管鯊魚捕撈活動、管制魚翅貿易,是各國政府不能迴避的國際責任。

《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按物種受國際貿易威脅的程度,把瀕危動植物分別列入3個附錄。目前有12種鯊魚已列入CITES附錄的列明物種,而附錄是指該物種目前雖未瀕危絕種,但若不加以規管其貿易,或會有絕種危機。值得注意的是,附錄的物種容許貿易,惟貿易須領有許可證。

本港亦已制定香港法例第586章《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條例》),以執行CITES的規定,並參照CITES列明物種的做法,把8種鯊魚列入附表的附錄內,其貿易同樣受許可證制度規管。

魚翅市場管理存漏洞

儘管如此,《條例》雖授權政府檢控和受管制鯊魚品種的走私活動,但往往只着重打擊瀕危物種的市場供應,而非聚焦於減低市場需求,或令本港魚翅市場的管理存有漏洞。

香港護鯊會去年11月公布的調查發現,本地市場出售至少76種鯊魚及相關品種的產品,當中近三分之一屬瀕危及易危品種。我認為,要有效改變市民的消費和飲食習慣以保育瀕危鯊魚,政府須設立明確的鯊魚產品標籤制度,讓消費者清楚辨別食肆和海味商是否出售瀕危魚翅。

筆者建議,政府應進一步修訂《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集中研究本地瀕危鯊魚的保育政策,並盡快落實鯊魚產品的強制標籤安排,以履行香港作為全球最大魚翅貿易城市的責任。

政府除了立法,亦可再走前一步,例如定期更新及公布全面的魚翅貿易數據,包括品種、數量及原產地,為消費者提供更多與鯊魚產品相關的資訊。無可否認,保護瀕危鯊魚最直接的方法是,消費者減低對魚翅的需求,保育不同種類的瀕危鯊魚,有助牠們恢復至健康的數量,從而維持海洋的生物多樣性。

梁繼昌_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設立標籤制度 保護瀕危鯊魚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8-01-01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