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自由是金融中心的基石

20 Dec 2019
BACK

flickr (http://bit.ly/2EBWkPN)

本月初,交通銀行香港分行前首席經濟師羅家聰在接受訪問時,自言「被離職」。羅的遭遇相信不是全港首例,筆者也偶爾聽聞類似事件。他其後在訪問中聲稱,早在2011年已經不可暢所欲言。當年他不能評論中國經濟,2014年又不能談及佔中,最近甚至連中美貿易戰都成了新禁區。

被離職的導火線之一,是他曾表示2003年沙士對香港經濟打擊大於近月的示威活動,該言論背離官方論調主旋律。他直言資方認為由香港人代表中資銀行發言並不適合。諷刺的是,羅已在該行任職逾14年。縱使自稱低級員工,但他吸客能力高。講座有沒有他參與,出席人數的差別可以達幾百人。羅坦白承認一直想走,但無奈很多機構已不敢聘請他這類人。

財經分析不容政治審查,否則會嚴重傷害金融從業員的專業原則。特許金融分析師(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專業行為準則》(Standard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內的專業操守部分,分別提及到會員和考生不得在與投資分析、建議、行動或其他專業活動有關的情況下,故意作任何虛假陳述,以及必須為客戶的利益行事,並把客戶的利益放在僱主或自己的利益之上。

換言之,金融分析師只能和盤托出事實之全部,沒有扭曲真相的空間,更不可為了僱主的政治需要,而選擇性地挑選資料進行分析或建議。事實上,只要分析是以客觀事實為基礎,管理層即使因政治理由不同意,亦應予以尊重,不容干預。

長久以來,財經分析為人詬病的地方是為了業務利益,傾向報喜不報憂。在1974年的熊市後,美股股壇名宿威廉.歐尼爾(William J. O’Neil)曾分析機構研究單位在該跌浪時的建議,發現買進/持有與賣出的建議比例為四比一。這顯示不少從業員罔顧市況及客戶損失,建議買貨或持貨。要是現在再加上政治審查,只會令業界文化雪上加霜。羅自揭,他曾因給予同事一則經濟新聞而遭管理層譴責,原因是上級認為內容批評政府。誠然,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除了需要法治、資金資本自由流動及人才庫外,資訊自由亦很重要。不然,分析員怎樣收集足夠資料進行研究?

理查.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在其著作《城市與創意階級》(Cites and The Creative Class)中提到,高包容度的城市有助吸引人才及帶動創新,最後推動經濟增長。若然業界文化揀選掩耳盜鈴,對感敏事情噤若寒蟬,試問怎樣面對全球競爭,遑論要與紐約和倫敦等金融市場爭一席位!

梁繼昌_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 資訊自由是金融中心的基石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9-12-20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