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香港能源自主之路

13 Apr 2016
BACK

筆者上周提到如何利用全民節能運動來提升本港能源的自主性,減少對從外地輸入燃料的依賴。另一方面,香港的燃料組合存有很大的調整空間,燃煤發電目前大概佔整體燃料組合五成,其次是從大亞灣核電站輸入的核電(22%)及天然氣(21%)。

對於未來的燃料組合,筆者認為,有三個需要調整的方向:安全、減碳、供應可靠性。

現在,約有七成來自大亞灣核電廠的核電輸送到港。福島第一核電廠洩漏輻射事故發生5年,至今仍未妥善處理,公眾不得不對核電的安全性持懷疑態度。

政府缺乏推行決心

其實,除了大亞灣核電廠,在香港200公里範圍內還有4間已落成或正在建設的核電廠,包括深圳的嶺澳核電廠、陽江市的陽江核電廠、汕尾的陸豐核電廠(正進行前期工程),以及距離香港國際機場只有100公里的台山核電廠。其中,外界對台山核電廠的安全性質疑最高,皆因它採用了最新的「歐洲壓水式反應堆」(EPR)技術。現時,在芬蘭及法國分別有一台採用EPR技術、正在動工的核反應堆,但由於未能達到歐洲安全要求,所以還未正式投產。

筆者認為,到目前為止,仍未有確切理據能證明核電的安全性,而且核廢料會為其他地方帶來污染及危險,所以,筆者促請政府在2034年與大亞灣核電廠的協議到期前,把握時機檢討未來燃料組合,利用這大概16年的時間,逐步減少輸入核電的需要。

上周文章筆者提到南韓首爾「少一座核電廠」政策,雖然南韓有意興建核電廠,但首爾政府利用自身努力盡量減少核電的需求,除了推動全民節能運動外,亦同時在市內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

首爾政府有意在市內發展太陽能發電,並透過一系列的政策使太陽能生產者受惠。例如以優惠價出租政府設施(如濾水處理廠、地鐵車廠)閒置的上蓋空間,給予電力公司設立太陽能發電站,至今總裝機容量已達43兆瓦;另外,成立「太陽能公民基金」,讓市民能對政府設施上的太陽能發電項目進行直接投資,並保證3年內的回報。

對於小型的可再生能源設施(裝機容量少於100千瓦),市政府為每度電提供100韓圜的上網電價。此外,市政府計劃在2018年前,以一半的成本及安裝費,為住戶及商戶安裝4萬塊小型太陽能板。

反觀香港,政府對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態度總是顧左右而言他。每被問到對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意見時,都是以城市密度高、缺乏發展太陽能或風力發電場地點等理由搪塞過去。在眾多可再生能源中,唯一認同其可行性的便是轉廢為能,但視應減少製造的廢物作為可再生資源不僅本末倒置,而且即使相關設施落實,亦只能達到1%的目標。

其實,香港缺乏的並不是天然資源,而是推行可再生能源的決心。政府首先需要做的不是否定其可能性,而是研究如何突破限制,利用香港的規劃模式實踐合適的可再生能源政策。政府在2002年時曾發表《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事隔14年,應重新進行審視,例如研究分布式太陽能發電在港的可行性。

早前我與紐西蘭前能源部長交流時得知紐西蘭計劃在2030年全面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雖然紐西蘭與香港的情況大有不同,但香港亦應由小做起,逐步擴大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回看首爾政府利用不同措施支持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香港亦不應故步自封。

利用獨有天然資源

筆者認為,政府首先應為第三電力生產者所生產的可再生能源訂下公平的上網電價,同時可規定兩電可從其他生產者購買一定的可再生能源電力;擴大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除了在學校安裝示範性質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設施,亦資助住戶安裝太陽能發電裝置;也可仿效首爾及法國,立法規定某類的新建築物必須安裝太陽能發電裝置或使用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

中短期的目標應以天然氣取代煤,除了減少對進口煤價格及供應穩定性的風險,也能減少四分一碳排放。現時香港的天然氣主要來自海南島,為保障天然氣的供應穩定性,應仿效新加波向不同國家進口天然氣。同時,筆者一直主張於本港設立液化天然氣的儲存設備,確保香港能獲得一定的能源保障。

任何化石燃料和核電只是一個過渡期。要達致能源自主,除了使燃料組合趨向多元化外,政府應利用香港獨有的天然資源,一步步擴展可再生能源在香港的應用,同時可運用能源稅及碳稅等概念,明確向市民及商界表明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決心。

筆者期望,香港能以清潔、安全、可靠、自主的發電及供電模式為原則,邁向可持續發展之路。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為公 – 邁向香港能源自主之路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16-04-13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