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 還可走更遠

24 Jan 2020
BACK

Wiki commons

自區議會選舉後,黃色經濟圈成了熱門關鍵詞。近月,建制媒體及親中人士不單鋪天蓋地窮追猛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更親身上陣,大肆批評黃色經濟圈畫地為牢。

把抗爭帶入生活

黃色經濟圈是將和理非抗爭帶入生活,利用消費者力量塑造眼前世界,把市民的政治理念、價值觀融入消費活動當中。除了常見的罷坐港鐵、「懲罰」黃店餐廳外,戰線亦開始延長至其他方面,包括選用非中國製的食品及日用品等。黃色經濟圈被熱情「招待」,歸根究柢是保皇人士不欲看到和勇一家齊上齊落,亦害怕黃色經濟圈愈做愈大,愈做愈旺。

那黃色經濟圈的經濟規模有多大?若以去年區議會民主派所得選票計算,即約167萬人。政府統計處每5年進行一次住戶開支統計調查,上一次(2014/15年度)資料顯示,每人每月平均開支為9253元。假如該167萬民主派支持者將每月約三分一的開支(3000元)流入黃色經濟圈,已是每月50億元的生意額。

顏色經濟與自由經濟關係

自由市場的本質就是消費者能因應自己的喜好、品味及價值觀選擇商品及服務。可是,最近坊間有種莫名其妙的歪論,指黃色經濟牴觸自由經濟。

事實上,顏色消費並非新猷,本質上是典型的消費者運動,例如注重動物權益的人選購不用動物測試的化妝品、關注勞工問題的消費者抵制血汗工廠商品,甚至願意為此付出較高的價錢購買良心產品。在近年,很多的企業亦發展出「粉紅經濟」,以尊重、重視同性戀消費者為價值觀,並發展切合他們需要、所想的服務和商品。按消費者的需要,把消費者認同的理念融入企業的服務和商品,這種供求雙方互動的方式不就是自由市場經濟嗎?

反之,紅色經濟圈才是扭曲市場。因為它是透過政權介入市場,進行政治篩選和審查,而不是讓市場汰弱留強,依照客戶的需要而發展、創新。譬如國泰航空職員疑因政見問題遭解僱、羅家聰被離職、敏感書籍未能在親中背景的書局發售、敢言的歌手遭封殺、填詞人林夕被佚名等等。不幸的是,這些政治審查在香港愈來愈普遍,上述例子只是損害自由經濟的冰山一角。

跟紅色經濟圈的裙帶資本主義不同,黃色經濟圈最終成功與否由市場決定。故此,大家應繼續深化討論,將餅做得更大。人數上,我們是社會的多數,而從人口結構的角度看,民主派支持者偏向高學歷和年輕,兩者均是消費能力較高的群體。最重要的是,與利益掛帥的政治酬庸不同,我們甘願為理念堅持和付出。

豬年有很多事件令人未能釋懷,希望鼠年有一個新的開始。在此祝各位讀者鼠年萬事如意,黃色經濟圈生意興隆,政府早日回應五大訴求!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黃色經濟圈 還可走更遠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20-01-24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