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億公帑續命 國泰以時間換空間

12 Jun 2020
BACK

東方日報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於6月9日下午公布拯救國泰航空(國泰)的投資項目細節。政府的總投資額為273億港元,當中195億港元用以認購國泰優先股(附帶可分離的認股權證),另外78億港元則為過渡性貸款。值得留意的是,優先股首3年年利率為0厘,3年後年利率為3厘、第4年為5厘、第5年為7厘,其後每年則為9厘。資本重組還包括供股,方案建議以「11供7」的供股基準,集資約117億元。三大股東太古、國航及卡塔爾航空已承諾按持股比例參與供股,但政府不會參與。

國泰主席賀以禮表示,集團今年初持有的不受限制現金約200億元,但2月起每月虧損達25至30億元。若沒有是次資本重組計劃,集團現金將快耗盡。行政總裁鄧健榮透露,是國泰主動向政府尋求協助。此外,國泰將採取新一輪高層減薪方案,以及推行第二輪員工自願性無薪假計劃,但卻沒有承諾不裁員。管理層預告將於今年第四季,向董事局建議國泰最合適的營運規模及模式。

國泰角色關鍵

陳茂波表示,要保護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航權十分重要。政府向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交代投資國泰航空的文件提到,國泰的倒閉意味其寶貴的航空網絡也隨之消失,當中包括只有國泰集團營辦的49個客運航點及14個貨運航點。在2019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前,國泰的載客量及貨運量分別佔香港國際機場整體數字約57%及41%。

我同意依靠非本地航空公司對香港國際機場的長遠發展並非持續可行,因為其基地未必在香港,而且業務重點也未必與香港長遠利益一致。事實上,《基本法》第133條(二)訂明,特區政府經中央政府具體授權可談判簽訂新的民用航空運輸協定,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註冊並以香港為主要營業地的航空公司提供航線,以及過境和技術停降權利。條文明確使用「以香港為主要營業地」的字眼,足見其重要性。

是次拯救行動的資金來自「土地基金」。目前,基金結餘約2200億元,並透過「未來基金」存放在外滙基金作投資,其中約四成配置於外滙基金的「投資組合」中,而投資國泰的資金便是由該組合撥出,因此毋須經立法會財委會審議及批准。然而,我促請政府盡快在未來幾星期舉行的立法會事務委員會上,交代於制定拯救計劃期間所做的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工作,以及投資國泰有否遵守「未來基金」的投資指引。

根據外聘財務顧問的估算,投資的預期內部回報率為4%至7.5%,回報率較「土地基金」過去6年投資於外滙基金投資組合所獲取的平均回報率3.7%為高。縱然政府強調項目的投資價值,但是政治現實上並沒有見死不救的選項。

國泰的企業管治近年為人詬病,2014年至2019年間燃油對沖虧損超過250億元。未來國泰會否恃着大到不能倒的特殊性,在營運上採取更進取風格,因而產生「道德風險」,再加上疫情的發展存在大量不確定因素,令人擔憂270多億元的公帑只是開始而非結束,更遑論上述內部回報率能否符合預期。

在未來的日子,我必定運用專業知識來監察拯救計劃的進展,檢視項目的內部回報率能否達到4%至7.5%,以及政府未來幾年能否制定一個市場接受的退場機制,有秩序地減持所有國泰股份,減少對市場的波動和干預。

梁繼昌 立法會(會計界)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梁繼昌 #時事評論 #專業議政 – 273億公帑續命 國泰以時間換空間

(文章首次刊登於 2020-06-12 《信報》專業議政專欄)

BACK